手機中國新聞網
瑞麗近三輪疫情均為境外輸入引起 邊境口岸疫情防控挑戰大
新京報
2021-07-09 13:28:09
相關專題    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瑞麗本輪疫情已累計報告23名感染者

  去年9月以來,已發生三起疫情,均為境外輸入病例引起;邊境口岸疫情防控挑戰大

  7月7日,瑞麗新增2例本土確診病例,均為前一天無症狀感染者轉歸。7月8日,瑞麗市衞生健康局發佈消息,7月8日14時起,對畹町轄區實行封閉管理,所有居民居家隔離。

  7月4日-7日,4天內,瑞麗相繼查出23名新冠病毒感染者,當地啓動突發公共衞生事件三級響應。這已經是瑞麗一年內第三次應對新冠,第三次採取封閉管理措施,而三起疫情都與緬甸有所關聯。

  在地圖上,瑞麗位於我國雲南省西部,其西北、西南、東南三面與緬甸接壤。獨特的地理位置,讓這個邊境城市有着特殊的經濟和文化,同時也面臨着疫情防控挑戰。

  三次疫情均與緬甸有關

  7月4日,雲南瑞麗在常態化全員核酸檢測中,篩出3名新冠病毒感染者,本次瑞麗疫情由此展開。4天中,不斷有新增病例報告,截至7月7日,已篩出感染者23名。

  這不是當地第一次發現新冠。

  記者梳理髮現,從去年9月至今,瑞麗已發生三起疫情,規模不一,但均與緬甸有關。

  去年9月12日、9月13日,當地相繼發現了兩名自緬甸入境瑞麗的感染者,一名為32歲女性楊佐某,一名為16歲少女,常住地均為緬甸曼德勒省。兩人偷渡入境,後者為前者保姆,與前者同住。之後,瑞麗全市城區人員居家隔離,全員核酸檢測。該起疫情並未引發大的社區傳播。

  今年3月30日,瑞麗在重點人羣常規檢測中發現了9名新冠肺炎感染者,開始了第二次疫情應對。記者梳理官方信息發現,該起疫情持續到4月20日,累計發現了117名感染者,其中,66人為中國籍,50人為緬甸籍,1人為泰國籍,緬甸籍感染者佔比突出。4月初,雲南省疾控中心分析了14名感染者的病毒基因測序結果,分析屬於同一傳播來源和傳播鏈,高度疑似從緬甸輸入。

  而在本輪疫情中,也不乏緬甸籍感染者。

  在首日(7月4日)發現的3名感染者中,就有一名34歲的緬甸籍男性。4天累計報告的23名感染者中,17人為緬甸籍,超過一半,其中還有兩名3歲和7歲的男童。雲南省疾控中心完成了對7份陽性樣本的病毒基因測序,結果表明,基因組序列與德爾塔(Delta)變異株高度同源,與相鄰境外流行株高度同源。

  目前,瑞麗市已啓動突發公共衞生事件三級響應、全員核酸檢測,要求市民非必要不進出瑞麗。

  姐告距緬甸木姐市中心僅500米

  截至目前,本次瑞麗疫情中發現的23名感染者,近期均居住在姐告。

  姐告位於瑞麗市城區東南方向約4公里處,東、南、北三面與緬甸最大的邊境口岸木姐口岸毗鄰,距木姐市中心僅500米。

  其中,瑞麗口岸4條通道之一的姐告國門,距中緬邊界81號界樁中心以西17.458米,距離國界線最近僅為14.959米。

  當地7月7日召開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宣佈自7月7日10時起,將瑞麗市姐告國門社區調整為高風險地區,其他區域為低風險地區。

  此外,7月7日0時起,對瑞麗主城區所有市民實行居家隔離管理。全市學校和各類培訓機構全部停課。非必要不進出瑞麗。7日8時起,瑞麗市主城區和畹町轄區開展新一輪核酸檢測。

  邊境城市的防控之難

  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佈會上,防範境外輸入風險被屢次提及。今年6月,中國疾控中心研究員馮子健表示,我國已經經歷了30多起境外輸入病毒引發的本土傳播,目前仍處於“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的常態化防控階段。

  對於邊境城市來説,防控挑戰似乎更大。

  雲南地處中國西南邊陲,是全國邊境線最長的省份之一,有8個州(市)的25個邊境縣分別與緬甸、老撾和越南交界。位於雲南西南部的瑞麗,是一座典型的邊境口岸城市,在地圖上,瑞麗像一把小小的楔子,自東北向西南嵌入緬甸。

  兩地的經濟往來密切。據官方介紹,瑞麗口岸是我國最大對緬陸路口岸和中緬最大的跨境物流集散基地、人員出入境通道;瑞麗進出口貿易總額佔雲南省對緬貿易的60%以上,佔全國對緬貿易的30%左右。

  人口流動同樣頻繁。根據瑞麗市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該市常住人口有26萬多人。而據瑞麗市人民政府轉載的當地媒體報道,常年在瑞麗經商、務工的緬籍人員最多時達10萬人,為了便於緬籍人員在中國生活、工作,當地為其辦理了2萬多張“胞波卡”。

  同時,當地也面臨着疫情防控的難題。在瑞麗去年9月的那起新冠疫情中,32歲的感染者楊佐某在瑞麗的暫住地,就是其姐姐楊貴某的家。

  “邊境的疫情防控非常複雜,不實際在當地,可能很難感受到。”雲南省德宏州盈江縣疫情防控指揮部相關工作人員介紹,雲南邊境線漫長,卡點和攔阻設施不可能全部覆蓋;不同地區自然環境有異,有的有山川河流等自然屏障,有的則地形平坦,人員往來較容易;除此之外,全球疫情持續一年半,居民防控意識也有所鬆懈。為了加強防控,當地在重要通道設置了卡點、加強邊境線巡邏,同時發動邊境鄉鎮居民,對非法行為進行舉報。

  一位在當地做鄉村工作的人士告訴記者,姐告口岸人員流動頻繁,瑞麗當地玉石生意大多與緬甸的原石供應商有密切聯繫。此外,當地村寨也有不少家庭有緬甸的親屬。在當地,寨子裏的關係主要是由有威望的人維繫,“家族關係超越了規定,就有些人冒着違法的危險,接應偷渡的人,而且有的寨子靠近邊境,村民非常熟悉山裏環境,偷渡行為十分隱蔽”。

  去年12月,中國駐緬甸大使陳海與緬甸官員會晤時曾表示,中緬邊境線漫長、環境複雜,人員貨物往來多,疫情管控難度大,邊境地區仍存在薄弱環節,要加強信息通報、人員管控,及時發現、打擊非法越境活動。

  據云南發佈,7月6日,雲南省委書記阮成發在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瑞麗市部署督導疫情防控工作,強調要加快推進邊境立體化防控體系建設,把邊境線管住,把人管住,把房管住,把重要場所管住,把車管住,全面提升邊境地區社會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築牢維護邊境安全穩定的銅牆鐵壁。

  在7月7日召開的瑞麗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上,德宏州委常委、瑞麗市委書記翟玉龍強調,瑞麗要持續強化邊境管控措施,嚴厲打擊偷越國(邊)境行為,嚴懲偷渡者及其組織、協助、容留者。

  國家工作組組長、國家疾病預防控制局副局長孫陽也於日前抵達雲南瑞麗,對當地疫情處置和雲南邊境疫情防控提出指導意見。

  新京報記者 戴軒

責任編輯:於曉